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女儿们的后代

女儿们的后代
一大早我刚醒来。躺在床上微笑着。感觉真好。睡在我胸前的是我第六代的女儿,蒂娜。她双乳坚挺的乳头紧靠着我。她的腿环绕着我。她的大腿内侧还沾满了我的精液。 &nbs

    她的手臂放在我的肚子上,正抓的我的肉棒。我看了一下躺在另外一侧的太太,莎菈。她已经完全清醒了,还正对着我笑呢!  
    我已经九十九岁了还能享受性生活。我女儿刚过她的十三岁生日,和大家享受了一段美妙的时光。希望她已经受孕了,不过我们会继续肏她,直到她月经没来为止。  

    我很想活到一百岁,这样我就可以亲自抱抱我第七代的女儿。那将会是我的曾曾曾曾曾孙女。  
    这一切的开始要从二十世纪的一个夏日讲起。我在一个旧西部农庄社区长大。莎菈住在我隔壁。我虽然比她大上几岁,可是我很爱她,不过她对我没兴趣。  
    她十三岁的生日舞会时,我没有被邀请。所以我跑到垃圾场,用弹弓打老鼠发洩。我到了垃圾场发现一堆空瓶子。我想这些瓶子比老鼠好命中,所以就拿瓶子来当靶。  

    我正要拿其中一个瓶子来当靶时,看到上面贴着标籤『歌罗芳』(麻醉药),瓶底还有一点点液体。我想到了个主意。我要给她个教训,谁叫她不邀请我去她的舞会!  

    我马上回家,将计画付诸实行。我从橱柜里拿出一块抹布,从储藏室里拿出一捆绳子。大概半夜时,我起床,拿着装了绳子、抹布等的麻布袋,从窗户溜了出去,沿着树往下爬,穿过篱笆,爬上种满牵牛花的格架,穿过窗户进入莎菈的房间。  

    我倒了些歌罗芳在抹布上,盖住她的脸,直到我确定她昏迷了。我从麻布袋里拿出绳子,将她五花大绑地绑在床上。拿出小刀割破她的睡袍。接着从睡袍上割一段来塞住她的嘴。又割了一段来绑住她的眼睛,这样当她醒来,她就不会知道我是谁,才不会给我带来麻烦。  

    她就躺在那儿,赤裸地躺在那儿任我观赏与抚摸。用我的手指轻碰她的小乳房,当她的乳头硬起来时,我试着从乳头里喝到乳汁。当然不可能,那时我只有十五岁,我哪里会知道呢?  

    反正,回到故事里,我把手放在她的嫩穴上,感受那柔软的阴毛。很短而且很柔软,还不足以称上『毛髮』,就像海边细沙一样。我在阴户上头找到她的阴蒂,搓揉了一会。  

    她一定很喜欢我的抚摸,因为她将小穴向上挺来迎合我的手指。我猜她在我的动作下已经慢慢醒来。我把头凑到阴户上,并将手指插入小穴内。  
    老天,又紧又湿的让我兴奋极了。我的手指又插更深了一点,被某种东西阻挡住了。我想等她长大后,阴道应该会比现在更深吧!  
    我决定不再等了,因为我的肉棒硬到发痛了。我脱去我的睡衣,爬到她的两腿间。将我的阳具挤进她的嫩屄内,开始抽送。插进去了一点,不过被挡住了。  
    我知道接下来该怎幺做,因为我看过狗儿交合。我知道我得用肉棒开始抽插。所以我开始抽送,哇,实在太爽了,但是我太激动了,而且抽插的很大力,我的阴茎都整支插进去了。  

    她因为这样而突然惊醒,想要爬起来,却没有办法,因为我把她绑的很紧。我还是自顾自地操她,因为实在太爽了,我的鸡巴和睪丸都有点刺痛,接着我开始在莎菈的体内射精。  

    这时她一直想要挣脱,我想她爹地大概会上来看,为何会这幺吵,所以我拔出了我的肉棒,挤出所有的精液,把睡衣放在麻布袋里,光着身子撤退回到我的卧房躲起来。  

    当我回到卧房时,马上把睡衣穿上,把麻布袋藏在衣柜后面,立刻躲进棉被里。我实在是睡不着,因为刚刚实在太刺激了,不过我也有点害怕就是了。几分钟之后,莎菈房间的灯亮了,再过一会,警察也来了。  

    大约一小时之后,灯熄灭了,警察也走了,一切又再度归于平静。我想我安全了。我把刚刚插到莎菈小屄内的手指凑到鼻子前,再度回味她阴户的味道。味道真的很棒,我把手指舔乾净之后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  

    在那次迷姦之后,莎菈就怀孕了。兇手一直没有被抓到。我自愿要和她结婚,好让孩子有个爸爸。大家都说我还太小,要结婚还早,不过我很坚持。所以我十六岁时就和莎菈结婚了,之后我第一号女儿安妮就出生了。  

    孩子出世后,我们就不再和莎菈的亲戚一起住,她的双亲把莎菈祖父母名下的八十亩的农场,送给我们。那农场在城外一哩处。我不喜欢务农,所以把农场租给别人,不过我们住在农场里的房子。我在莎菈父亲的五金行工作,赚钱养家。  

    安妮十三岁时,我下班之后,我们为她办了一个生日舞会,反正明天是星期六,睡到明天早上都可以。莎菈则在她父亲的店里帮忙,因为有个女职员请产假。莎菈中午就下班回家,将生日舞会的东西準备好。  

    当她回到家时,她从客厅窗户向内看,发现安妮只穿着内裤,躺在沙发上。一个男孩在吸吮着她的乳房,而她正在为另一个男孩口交。不用说男孩子们被赶回家了。不过如果我们没有邀请够多的人,那就办不成舞会了,不过我们还是决定立刻停止。  

    安妮在舞会后马上被赶上床睡觉。我坐下和我太太谈着安妮。莎菈说让她冷静并保住她名声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她怀孕。  
    我大吃一惊,问着太太这样会有效吗?而且要找谁来?谁能在干完她之后不会洩漏口风的?  
    她看着我,坚定地说,要让她怀孕这件事只有我能做。我想那就好吧,可是我说一旦开始我就会继续干下去,如果有必要的话。她说我们会把安妮生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一样来养育,就好像她从来没怀孕过一样,而且家里又多了个小孩。我们又多谈了一会,决定现在开始做最好,在安妮惹出麻烦之前。  

    我们走上了楼梯。打开门,开灯,走进安妮的房间。安妮正用手在睡袍下,抚慰着搔痒的小穴。  
    她迅速地坐了起来,怒气沖沖地问为何我们没敲门就进她房间?她妈抓住她的双手往后拉,把她的双手放在床头上。  
    莎菈叫我拿出小刀来(或许有人会怀疑,没错,就是同一把小刀。我想我的小刀还满能带来好运的,都是用在女孩子的「舞会」上),割开她的睡袍。  
    安妮开始尖叫与挣扎。莎菈要我赶快动作,并脱掉安妮的睡袍,割成一条条的,这样我们可以用来把她的双手绑在床头上。绑好之后,  
    莎菈要安妮静下来,不然就要塞住她的嘴。她说反正我们住的离城镇很远,妳再怎幺叫也没人听的到,只是叫声让她耳朵刺痛。  
    莎菈说既然这是她的主意,她想先替我帮安妮「暖身」。她立刻爬到床上,躺在我们女儿的身边。她开始吸吮并轻咬着安妮的乳头。  
    她把手放到我们女儿的大腿间,开始玩弄她的嫩屄,用手指在阴户内抽插着。莎菈看着我微笑着,她说还好我们来的快,因为她还是处女。  
    莎菈持续玩弄安妮的乳头与小穴,大概玩了半小时之久,安妮已经高潮很多次了,正处于几乎是持续高潮的状态。莎菈看着我说,安妮已经準备好了,要我上床干她。  

    我準备好了吗?我光是看她们俩玩弄,几乎就要射精好几次了。于是我爬上了床,移动到我女儿安妮的两腿间。把我已经硬到不行的大屌放进她的幼屄内并开始肏了起来。  

    插进两吋左右就遇到了阻挡,我想我实在太幸运了。我几乎把整支肉棒拔出来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深深地插到安妮的小穴内。  
    她的处女膜「啵」的一声就破掉了,不过没有人注意到。我差不多很快就射精了,将大量白浓的精液射进安妮的嫩屄内。  
    我们大约休息了半小时之后,又开始干了起来。莎菈先舔了安妮十五分钟之久。这几乎让安妮发狂了。她请求我肏她,并解开她的手,我们照办了。  
    这次我操了快一小时,不过我可是用力忍住,才没那幺快射精。当我最后终于射精时,我们两发出愉悦的叫声。  
    莎菈和我将安妮的手绑在床边,好让她无法起身清理。既然我们都想让安妮怀孕,那我们想让精液留在她的阴户内,会比较好。果然有效,九个月之后,丽纱诞生了。  

    莎菈说我们应该在每个女儿十三岁时都来办个这样的舞会。所以我们就决定这样做了。  
    每隔十三年,我就又生个女儿。其他女儿们有泰咪、琼安、温蒂和蒂娜。我太太和我将安妮、丽纱和泰咪当成自己亲生的女儿扶养。  
    泰咪现在仍和我们住在一起,并扶养着琼安、温蒂、蒂娜,可能也会抚养她自己的下一个女儿。  
    安妮有一头红色捲髮。丽纱则是红色的波浪髮型。其他的女儿们则是棕色的波浪髮型。事实上最后三个女儿看起来非常相像,如果她们是同年纪的话,可能会被误认为三胞胎。  

    所有的女儿们,除了蒂娜之外,都已经结婚,有了自己的小孩。莎菈和我已经有了很多各代女儿所生的孙子,来帮我们经营企业。我们对自己的生活实在很满意,虽然我们渐渐老化,动作开始迟缓。  

    昨晚对任何一个女儿来说,都是个最特别的『生日舞会』。  
    在吹过蜡烛,吃过蛋糕,拆过礼物之后,蒂娜被赶上床。  
    一小时后,莎菈和我所有的女儿们,还有我,一起上楼到丽纱的卧室。  
    我们走进了蒂娜的卧室。老天,我们吓了一跳,没人在里面。之后我们听到丽纱的叫声,从她爷爷奶奶的房间里传出来。  
    我们马上赶到那房间去,就看到蒂娜坐在我们的床上,露出微笑,光着身子。她说她正觉得奇怪,怎幺我们那幺久还不来,因为她都已经準备好了。  
    我不知道谁告诉她的,她又是如何知道的,不过她真的『準备』好了。不,我想我现在不想告诉你。  
    今夜的这个故事,我改天再跟你们说。